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哈哈文学网 >> 丧病大学 >> 英雄救美

罗庚心中一紧, 猛然回头,可没等他看清,人已经被巨大的力量扑倒在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张血盆大口咬上自己面门!

咔!

丧尸的牙齿狠狠磕在护目镜上,似有所觉的它立刻松开, 下一秒猛地咬向罗庚脖颈!

罗庚的身体连同手臂一起被死死压在身下, 根本动不了, 眼看丧尸就要给自己种上一颗死亡草莓!

千钧一发之际,凌空发来一脚, 狠狠踹上了丧尸的头!

那是最先发现异样的乔司奇, 来不及动刀,只能上脚!

乔司奇这脚踹的已经是发了狠,然而丧尸只是头歪了歪, 压着罗庚的身体根本纹丝不动。罗庚好几次想用力把人掀下去,却发现从力量上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就在罗庚绝望之际, 压着他的丧尸忽然松开他, 站起来了。

罗庚诧异,却不敢耽搁, 立刻滚到旁边也飞快站起。这才发现除了乔司奇,其余伙伴也已经回过身来,正握紧凶器司机而发。

如果丧尸仍然压在他身上, 罗庚想, 那么这会儿它的脑子已经被捅成了马蜂窝。

“它为什么站起来了……”乔司奇刻意压到只有气息的声音, 因为颤抖, 更加虚无。

罗庚不想这样猜测,但却别无他选:“它感觉到了危险。”

乔司奇想哭:“现在危险的明明是我们……”

乔司奇没有危言耸听,六对一,看似优势满满,但眼前的丧尸有个最大的特点——魁梧。目测一米九往上的身高,体重估计是乔司奇的二倍,刚刚压得罗庚动不了,也全赖于这身壮硕的肌肉。

而且高,就意味着想伤害他的脑子,更加艰难。不是说能碰着脑袋就可以造成杀伤力,必须要角度适合发力,否则很可能只是擦皮肤而过,无法稳准狠地一击即中。

周一律:“怎么办?”

宋斐、戚言:“Plan D!”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两个人已向相反方向分开,极速跑远!

丧尸左右乱看,一时搞不清情况,面前剩下的四个人忽然一起对它挥手:“嗨~~~”

丧尸愣住,怔怔地看着眼前笑得如春风拂面的食物们。

忽然下一秒,它的身体猛然向前,以标准的狗吃屎姿势栽倒,脸实实在在亲到地上!四个小伙伴早有准备,在它失去平衡时已然脚下启动,这会儿正正好好赶到跟前,只听噗噗几声,四把凶器插进它的脑袋!

丧尸挣扎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分别从后面突袭抱住它左右大腿的宋斐和戚言长舒口气,彼此看了一眼,撒手。

所谓Plan D,就是近战时的声东击西。由四人在面前吸引注意,两人从后面包抄,能下手一击致命就直接下手,不能下手就让其失去平衡,任人宰割。

罗庚:“它们果然不喜欢花露水。”

乔司奇:“怎么讲?”

林娣蕾:“如果喜欢,直接就扑过来了,还能静静听我们say hi?”

周一律:“可以理解,要是谁在我的生鱼片上喷了花露水,我也没食欲了。”

小伙伴们:“……”

宋斐:“你以后再打比方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站在丧尸视角!”

林娣蕾走到旁边重新拉住行李箱,一行人刚要继续向前,风中忽然传来沉重而杂乱的脚步声。大家呼吸一窒,四下环顾,松柏林间似有无数鬼影!

“操——”

显然打斗声吸引来了别处的丧尸,几个小伙伴再顾不上安静如鸡,撒丫子就开始狂奔!

罗庚也不管林娣蕾乐意不乐意,夺过她手里的行李箱就开始跑,打劫似的!

林娣蕾心中一暖,但也顾不上道谢,况且罗庚拉箱子跑得都比她快,她只能更加卖力地追上去!

图书馆越来越近,世界几乎亮如白昼!

无数扇漆红的窗,无数阑干古色古香的阳台,就是他们的救命符!

第一个赶到楼根底下的乔司奇二话不说就开始手脚并用向上爬!结果爬得太快,一个没抓住,整个人跌落下来,正砸在跟着他的周一律脑袋上。二人双双坠落,好在才一楼半,周一律除了脑袋被坐在屁股底下略感人格被侮辱外,肉体上并没有遭遇太多摧残。

不过再次发起冲锋时,周一律就学聪明了,不再跟在乔司奇身后,而是与他肩并肩,乔司奇爬第一竖排,他就爬第二竖排,完全不占道,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剐蹭或者追尾。

终于两个人都爬进二层阳台,确认阳台安全后,立刻转过身来接应底下的战友。

此时罗庚已经赶到周一律下面,吃力地举起行李箱,周一律立刻伸手接过来。待行李箱被周一律连拉带扯地薅进二更阳台,罗庚也已经爬进乔司奇那边。

此时下面已经有两个丧尸赶来,罗庚和宋斐与之周旋,而从二层阳台的角度完全看得很清楚,四周还有更多的丧尸正在接近!

罗庚一个用力将林娣蕾也拉了上来,同时冲着宋斐和戚言喊:“别打了,赶紧上来!后面的丧尸更多!”

事实上不是宋斐和戚言想打,而是他们一时根本无法摆脱!

“别管我们,”戚言一剪刀戳进丧尸眼睛,厉声喝,“赶紧去闭架书库!”

四个小伙伴不想放同伴独自冒险,但两个人反而好脱身,若是他们四个再下去,四面八方的丧尸又如潮水聚拢过来,又不知会成什么局面!

眼看宋斐一脚踹开跟戚言纠缠的丧尸,拉起戚言往最近的窗户根底下跑,四个人也不再耽搁,继续往上!

闭架书库,即图书馆里根本不对学生开放的封闭式书库,里面的藏书一般都比较珍贵,据说就算老师想看,都得领导批条。反正平日里一直锁着,也没见谁进去过。所以在制定逃往图书馆的计划时,最安全的放假不作他想,就是这里。当然如果出事那天这里正好开门迎接丧尸,那他们也真的无话可说了。

闭架书库在图书馆顶层也就是四层的最西侧,四个人加一个行李箱就在它下方的二层阳台,此时距离那里仅有两层之遥。

但戚言和宋斐在打斗中已经越来越东移,等以直线距离跑到最近的阳台,与大部队横向隔了十几个窗户。

但两个人已经顾不上,七手八脚爬进二层阳台,这才长舒口气。

戚言贴近窗户,想看看这个没有亮灯的阳台,室内如何,是否安全。宋斐见他这样看了,也就不再做重复功,转过身来,想看看下面情况,不料脚踝忽然被伸进栏杆的手抓住!

宋斐一低头,正对上一张狰狞的脸!

“操!”

宋斐大骂一声,猛地抬脚踹向对方的脸,丧尸重重跌落下去。

他立刻扯过戚言:“快点往上!它们会爬!”

没头没尾的八个字,但戚言已经明白过来,立刻也和宋斐一样开始往上攀爬!

宋斐这辈子爬过的高都没有这几天爬得多,什么筋疲力尽,什么体力不支,什么好爬不好爬,都他妈无所谓,见到能抓住的地方,就死死抓住,绝境中的身体仿佛能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宋斐一直向上,根本没有往下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越高的地方越安全!

终于,他落进了四楼阳台,虽然与罗庚他们分属东西两端,但横向爬总比纵向轻松很多。

“戚言——”

那头忽然传来林娣蕾的尖叫。

宋斐一僵,飞速向下看,只见咣地一声,戚言重重摔回地面!

与他一起摔下去的还有一个丧尸,显然他就是被爬上来的这个扯下去的。而就在他落地的瞬间,又有三个丧尸围了过去!

宋斐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几乎是本能地冲下面大吼起来:“嘿——这里,我在这里,你们快上来呀——”

一边喊还一边脱衣服,眨眼间就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

另一端的小伙伴们惊呆了,林娣蕾更是下意识避开了眼睛——她还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啊,白花花的雄性肉体什么的,太刺激了。

不知是不是宋斐的声音太震耳欲聋,底下的丧尸竟然真的顿了一下,本能往上看。

宋斐刚来劲儿了,一下子翻到隔壁阳台,和满是花露水味道的衣服拉开距离,让肉香更清晰地飘散:“我可好吃了,有肥有瘦,五花三层,他不好吃,他都是蹄筋肉塞牙,过来吃我啊啊啊啊啊——”

同一层的战友们也反应过来,咔咔就开始脱衣服!

脱得一丨丝丨不丨挂争前恐后往旁边阳台跳——

“来,吃我啊!”

“不,我好吃!”

“他们都是原味,我是烧烤味的!!!”

小地雷守着一堆不知多久没换过的衣服,有些恍惚。都说人如果受到重大刺激可能会产生突变,她日后要是不喜欢男的改搞百合了,这帮光溜溜上蹿下跳的货绝逼就是罪魁祸首!!!

戚言从始至终都头脑清晰,一听见宋斐嚎叫就明白过来,待到对方脱衣服,他虽然也很想跟丧尸一样直勾勾望上两眼,但还是风驰电掣窜起来,二度往上爬!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肉吃。

宋斐虽然嘴上嚎着,身体扭动着,但眼睛一直盯着戚言。

只见他刚爬到二楼,地面上的丧尸已经反应过来,重新开始向上扑!

戚言继续往三楼爬,但动作已经明显没有之前迅速流畅,脸上似在艰难忍着什么痛苦。

他摔下去的时候受伤了!

宋斐心沉到谷底,他急得抓耳挠腮,忽然,灵光一闪!

风吹过戚言额头上的汗,凉意乍起,吹得他有些恍惚。

肩膀疼得要命,但是他不能松手,一旦再次坠落,他真的没有信心能死里逃生了。

不,或许现在也没有,身后的丧尸越来越近,与其说他在逃生,不如说他在垂死挣扎。

戚言闭上眼睛,深吸口气,感觉力量回来了些。

他不想死,他这辈子光学习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多品尝爱人的温柔……

“你个傻逼抓绳子啊啊啊啊啊!!!”

爱人温柔的呼唤拉回了戚言的思绪,他猛地张开眼睛,只见一根绳子正晃荡在他面前。

救命索!

戚言几乎没有半点迟疑,先是一手抓紧绳子,另一手立刻松开阑干也握了上去,将全部身家性命交到了这根绳子上!

“你他妈也太沉了——”

爱人又温柔呼唤了。

戚言抬起头,他看见了宋斐的脸,可又觉得那不像记忆中熟悉的面孔。

宋斐哪有工夫搭理戚言的百转心思,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上拉。

终于,戚言随着绳子一点点上升,最后被宋斐拽进了四层阳台。

丧尸们最多爬到两层半,就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不知道是耐力用尽,还是柔韧度有限。个别的想去抓宋斐的绳子,但也没有像崔孟涵那般成功的,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宋斐将绳子收回去。

另一端的战友们一屁股瘫到地上,总算放下心来。

凉意从屁股直达脑门,他们才轰地反应过来,怯怯看向林娣蕾。

小地雷已经麻木了,生无可恋地冲他们抬抬眼皮:“知道冷了就赶紧过来穿,还等着我给送过去?!”

那边厢战友们手忙脚乱套衣服,这边厢宋斐倒不着急,反正他跟戚言知根知底,谁没看过谁啊。所以他也就不紧不慢地把绳子收到背包里,然后才一件件往回套衣服。

“谢谢。”戚言发现自己一肚子话,等到嘴边,却只能说出这么两个字。

宋斐穿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才低低道:“客气。”

戚言忽然发现他好像从来没跟宋斐说过这两个字,不,应该说从认识到现在对方好像没做过什么值得他道谢的事。他总是不断在挑出对方的不足,错处,或提醒,或批评,太看不过去的还要努力帮着对方去改。

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需要从对方那里接受帮助。

“你还挺有能耐的。”这是戚言的真心话。大喊大叫,脱衣乱跳,绳索救人,现在回顾起来一气呵成,可在当时,不是谁都能想到做到的。甚至他自己,都已经绝望得想放弃。

“我能耐的地方多了,是你缺少发现的眼睛。”难得当了回救命恩人,宋斐可不客气,怎么爽怎么来。不过穿好衣服之后,他又开始担心起戚言来,伸手过去轻轻捏了下对方的肩膀,“这里是不是摔得挺严重?我看你爬的时候都吃不上劲了。”

戚言忽然把他的手拿下来握住,拇指一下下摩挲他的手背。

宋斐吓了一跳,竟忘了抽回来。

戚言抬起头,定定看他:“罗庚说,救命之恩,该以身相许。”

宋斐虎躯一震,连忙把手费力地抽出来:“我不要。”

戚言有些急了:“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宋斐刚想开口,却听耳边传来拍窗户的声音——啪!

那声音是从窗户里面传出来的,两个人都吓了一个哆嗦,齐齐转头去看!

只见近在咫尺的窗棂里面,一张贴在玻璃上的脸已经扭曲变形!

宋斐和戚言不约而同操起武器,严阵以待!

啪!

又是一声拍窗户!

贴在玻璃上的脸渐渐退开,露出原本五官,然后窗扇忽然被打开,缝隙里传出微弱到近乎幻觉的声音——

“宋斐……”

“王轻远?!”宋斐骤然瞪大眼睛,继而迅速跳进室内,抱对方一个满怀,“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王轻远有些虚弱,但还是微微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戚言看了一眼,没吭声,跟着跳进去,找到开关按下,室内一片大亮。

这是一个茶水间,大门紧闭,没有丧尸,除了王轻远,只还有角落里靠坐着一个更加虚弱的同学。

戚言走过去,小心翼翼蹲下查看。

那同学有气无力地抬起头,下一秒,忽然撑起一丝精神:“戚言?”

戚言愣住,在脑袋里迅速检索,终于把脸和名字对上了号:“李景煜?”

李景煜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虽然只是在运动会万米比赛之后短暂地进行了形式为主内容为辅的冠亚军礼节性的交流,但李景煜还是牢牢记住了这个对手。

戚言看了看那边仍抱在一起不撒手的两个人,忽然一伸胳膊,将李景煜用力揽进怀里:“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李景煜决定再回溯一下记忆长河,看看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情感。

※※※※※※※※※※※※※※※※※※※※

感谢小尾巴狼、大漠孤烟、22011281、逗逗的豆、流星麻麻(X3)、aaa、十五特别乖巧、短指一根、澹台沐瑾、猫酱、糖心菇、大头怪、枫曦清、如果路、柳麦子、陶陶幺幺、望临君、韶淮(X2)、我是真的很饿、x..x、辰茶、20878278、墨卿、阿咸咸咸(X4)、萬子三、我爱雷君凡的地雷!感谢舞织的2个手榴弹!感谢Belial的2个火箭炮!么么哒!!

喜欢丧病大学请大家收藏:(www.hahawx.net)丧病大学哈哈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 - 丧病大学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哈哈文学网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蛊毒超感应假说光暗之匣余烬破云我的鬼神郎君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命新娘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青行灯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请魅惑这个NPC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天师前夫高能
完本推荐: 修罗帝尊全文阅读凤倾之至尊灵契师全文阅读药田种良缘全文阅读穿越之幸福日常全文阅读从前有座灵剑山全文阅读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仙府之缘全文阅读裴公子,吃完请负责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做鬼也不放过你全文阅读部落神厨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重生之走出大山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冰火魔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未来之最强萌妻魔法纹印众神之路西游:取经太难了文道医妃:随身带着一书屋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万古大帝龙图案卷集·续造化之王极品飞仙我男主超甜隋唐君子演义绝代名师承包大明寒门状元重生似水青春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吾家娇女婚后忽然得宠从1983开始盘秦天道宠儿开黑店赝太子都市之一秒999千金律师星光闪耀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都市剑说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明天下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丧病大学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哈哈文学网移动版 - 哈哈文学网手机站